当前位置:官网首页 > 公司新闻 >

海外并购之后

 在工业机器人领域,这两年,不乏有一些重大的海外并购案例,例如:2018年6月1日,科技宣布,以12亿元人民币收购欧洲ListaHolding AG 100%股权;2018年10月24日,哈工智能宣布哈工智能及在德国的子公司HIT KG拟以现金方式购买NIMAK GmbH、NIMAK KG及Nickel GmbH的100%股份和权益。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并购容易,但整合不易。这些被收购的国外品牌在进入中国之后,一部分因优势互补而大展宏图,另一部分因为水土不服而增长乏力。如何使得海外并购极大程度符合企业的战略发展需求、物有所值?从此前的一些典型的海外并购案例中或许可以得到一些启示?

埃斯顿收购TRIO:优势互补

如果要说海外收购中实现1+1大于2的典型案例,当属埃斯顿对TRIO的收购,尽管本次并购的交易金额并不高,但业内人士普遍认为,这是一笔相当划算的买卖,甚至有人表示,其对今后的运控市场和自动化行业乃至智能制造发展都具有深远影响。

从这两年的情况来看,通过TRIO与埃斯顿交流伺服产品的结合,埃斯顿形成了整体运动控制解决方案,已经在很多行业为客户打造定制化服务。这一运动控制整体解决方案也被认为是埃斯顿下一个利润增长点。

运控行业的人都知道,作为独立的第三方运动控制器产品,TRIO品牌已经被不少用户认可接受。近年来,TRIO也相继推出了基于以太网运控总线接口的运动控制器,现在不少伺服驱动器厂家在推出新产品时,都会使用TRIO的控制器来测试其产品的运控接口兼容性和产品性能。可见其在市场中的地位。

而埃斯顿和翠欧在各方面都有着天然的互补性,从产品层面来说,埃斯顿属于设备层,而翠欧属于控制层,两者可以有机整合成运动和传动控制应用的自动化控制架构体系。

同时,当整个工业行业大踏步迈向万物互联时,基于工业总线的控制器将成为设备自动化系统接入信息层和云端大数据的门户之一,而设备层的运控传动和数控产品将帮助企业将信息数据的入口延伸到工业生产现场的最前线。

除了产品体系上的互补性之外,有业内人士也提出了双方在在行业拓展和运营风格上的互补。TRIO控制产品体系的软实力,加上其全球技术团队的行业应用经验Knowhow,以及其较轻量的运营模式,将有机会帮助将产品价值快速复制和应用到不同用户和行业市场,让更多行业用户从中受益;埃斯顿在运控传动系统应用功能方面的硬实力,将有能力帮助在所涉及的行业应用深挖用户需求,将设备运控的系统服务做的更扎实,全面深入的提升用户的应用体验。

均胜电子收购Preh:移情别恋

均胜电子收购德国Preh被誉为中国汽车零部件企业海外并购的成功典范。

2011年,均胜电子16亿人民币收购德国Preh,Preh主营业务包括汽车空调控制系统,车身电子控制系统及工业自动化版块。这也是其向自动化领域进军的第一步。

为了进一步巩固工业自动化业务,均胜电子先后又进行了几次海外并购:2014年6月,均胜电子1430万欧元收购德国IMA,主要从事工业机器人和系统集成业务。收购同时,Preh剥离其工业自动化业务与IMA合并,成立独立孙公司PIA;2016年5月4日,PIA收购了美国EVANA工业机器人公司,并购EVANA工业机器人公司完善了均胜电子工业自动化及机器人产业的全球布局。

5年均胜电子的工业自动化及机器人业务销售增长53.93%,排除汇率波动的影响,该项业务营收已实现81%的增长,全年实现销售逾7亿元的亮眼成绩。但2017年,它却将从事工业自动化业务的Preh IMA Automation GmbH进行了剥离,均胜电子2017年4月14日晚公告,为聚焦汽车领域业务,拟将全资子公司持有的Preh Automation 100%股权转让给控股股东旗下PIA公司,付款总额不低于1.3亿欧元。

不到一年的时间,看好的智能制造板块为何要出售,均胜电子表示,公司新引入的汽车电子业务对智能制造业务带来很大负面影响,本次交易后公司将取得投资收益,对当年业绩有正面影响。

简言之,就是均胜电子已经“另寻新欢”:汽车安全,汽车电子和功能件业务。有业内分析人士认为,由于均胜孙公司PIA的外部客户与均胜存在业务上直接竞争,另“智能制造”在中国正值热点,善于资本运作的均胜完全有理由高价出售PIA套取现金。

万丰科技收购PASLIN:转型成效显著

对于万丰科技来说,收购PASLIN,是完善智能制造板块的关键一环。万丰锦源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江玉华直言,想抓住“中国制造2025”这个机会,在智能化发展上有一个跨越式的跳跃。“我们希望能够打造一个机器人的产业链,从机器人本体向上游和下游进行延伸。”

目前,以Paslin为载体,万丰科技在美国设立研发中心,专注于先进制造领域的应用技术、前沿技术与未来产品开发,以机器人及应用为核心,培育孵化3D打印等智能制造产业,提升企业核心竞争力。

这项收购对万丰的提升是显著的,万丰作为压铸行业大户,在压铸行业就有多年的技术积累,随着近年我国市场经济的快速发展和人口红利的逐步消失,压铸产品进入微利时代。降低成本、保证质量、是微利时代赢得市场的唯一出路。

paslin具有40年的焊接经验,是深耕焊接工艺段的先进者,现在其镁合金材料在北美市场占有率高达65%。产品广泛应用在航空工业、交通运输设备及汽车零部件的生产当中。值得一提的是,万丰科技的万丰航空小镇和万丰智能装备园已经建成投产,这标志着万丰在机器人高端智能装备和航空工业这两大业务的新一步成熟与发展。

并购PASLIN并不是万丰的第一次海外收购,2013年,万丰并购了___镁合金部件制造商镁瑞丁,经过3年时间的优化改造,让这个被收购前连年亏损已经申请破产保护的公司扭亏为盈,并实现了年均百分之三十的业绩增长。完成收购以后万丰从整个产业链上都对镁瑞丁进行了优化配置和支持。

万丰集团董事局主席陈爱莲有一套自己的收购管理经:收购的时候要具备什么样的要素,收购接手以后要采用什么样的手段和方法把它经营管理好,万丰在收购项目以前都有一套体系考虑好的。陈爱莲常说:“并购不是谁买了谁,而是合作,如果你把并购看成是一次吞并,那么在这个过程中,各种冲突、矛盾都会增加,但如果是合作的话,双方是平等的伙伴关系,就可以一起协商,寻找解决问题的办法。”

有业内人士表示,在高精端的智能装备领域,国外一直对中国封锁,美的收购的库卡协议中30年内不允许把技术带到国内。万丰收购的paslin则没有这种要求,万丰集团可以把paslin的技术直接在国内设厂生产,所以三大基地战略成型。

美的库卡:磨合期

刚刚度过50岁生日的美的集团进入了新的历史时期,但美的面临的挑战依然巨大:在向科技企业转型的道路上,美的对库卡的整合远未成功。

尽管已经两次下调经营目标,2018年库卡业绩的大幅下滑依然让外界惊讶。库卡公布的年报显示,2018年公司营收32亿欧元,同比下降6.8%,税后净利润1660万欧元,同比下跌81.2%。

包括上海工厂二期在内,2018年库卡动用资本大幅增长24.7%至11.85亿欧元,其中研发支出增加了18%,达到1.52亿欧元。订单积压20.5亿欧元,同比下降了4.7%,这是2016年以来订单积压第一次减少,公司产能利用率正在提升。

2018年库卡营收占美的集团总营收约10%,贡献净利润不到1%,但库卡引起的关注远大于其体量。库卡坦承,去年全球汽车及电子工业的需求下降,导致公司收入萎缩,同时中国的机器人市场也承压下滑。今年3月份,库卡为了成本控制不得不宣布裁员,并提出2021年前实现3亿欧元的成本缩减目标。

事实上,库卡的危机早已开始显现。美的集团收购库卡之初,当时的德国人对此事非常敏感,为表示诚意,美的承诺将继续留用库卡当前的管理团队,限制技术知识从德国向中国转移。此外,美的集团保证未来七年不会减少其在德国的劳动力数量。为提高德国民众对此次收购的信任度,库卡和美的集团绘制出了未来的愿景,期待未来能够获得巨大的合力和商机。

被收购后库卡似乎走上了正轨,开始对中、德两国的新工厂进行投资,启动了与MIDEA的多个合作项目。2016年结束时,库卡的订单增长了20%。但随后几个月,商业环境越来越不利,在市场低迷的情况下,库卡似乎并没有做足准备。

2018年10月底,库卡管理层承认2018年的目标无法实现,而库卡内部股东的关系也出现危机。同年年底,库卡首席执行官蒂尔·路透在工作9年后不得不选择离开。取其位而代之的是首席财务官彼得·莫宁,他上任后立即宣布了一项计划:要在三年内节省3亿欧元的成本。

此外,库卡与美的集团成立了一个工作组,目的是发掘潜在的合作协力,审查库卡和美的之间所有中德合作项目。库卡管理层迄今宣布的措施相当模糊,不足以大幅提高收益。

德国并购协会董事会___、德国拜罗伊特大学教授莱因哈德·梅克曾在采访中表示,海外并购有风险,主要的风险是文化差异导致的,比如文化差异带来的管理模式差异。所以,中国企业并购德国企业后,最好不要马上改变管理模式。当然,德国管理模式需要较高的信任度,老板必须确保员工不会骗,建立高信任度对中国和其他国家投资者来说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